桃李芬芳
Alumni Stories
校友故事
更多
校友故事
当前位置: 首页 · 桃李芬芳 · 校友故事 · 正文
三代交大人的光荣与梦想──彭康校长之孙彭雪飞访谈
2021年01月13日 15:20 

三代交大人的光荣与梦想──彭康校长之孙彭雪飞访谈



彭雪飞,1990-1991西安交大少年班预科,1991-1995西安交大信息与控制工程系无线电技术专业,获得工学学士学位。1997-1999美国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,获得电气工程硕士学位。2010-2013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,获得MBA学位。现任“打菜神器”北京销售公司总经理/ ForwardEver贷款业务代表/明亚保险经纪人/ Seacret推广人/……。曾先后就职于中兴通讯,赛迪顾问,Light Reading,英特尔中国等公司。曾从事过猎头,工程师,市场分析师,咨询顾问,商务拓展经理,英语口译,家教,专栏作家,留学顾问,保险经纪人等职业。


彭校长的光荣与梦想

校友会: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你爷爷是革命家的?意识到这一点,对你有什么影响?

彭雪飞:在我心目中,我爷爷是教育家的这重身份,我印象最为深刻。我爷爷是革命家的这重身份,我是在过去两年读了《彭康:一个人与一所大学的传奇》和《彭康文集》的年谱,才深刻地体会到。

关于我爷爷是哲学家这个身份,我有疑虑。我也曾就此跟我父亲讨论过。我心目中的哲学家,要有自己独特的哲学思想和哲学主张。我爷爷当年在日本留学时,主修了哲学,后来他的确也翻译了很多伟大的哲学家的著作。对此,我爸的解释是,哲学家也分大小,像黑格尔这类的就是大哲学家,我爷爷可能属于小哲学家。

校友会:你是从什么开始意识到你爷爷是个传奇人物的?

彭雪飞:我对我爷爷的认知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步加深的。我是1974年出生的,我爷爷是在1968年文革中离世的。很遗憾,我没有见过我爷爷。我小的时候,我父亲对过去的那段历史避而不谈。也许是两次灭顶之灾让他彻底学会了沉默。所以,关于爷爷的事迹,我无从知道。

后来,我去西安读书,看到交大校园里的汉白玉雕像,我知道了我爷爷曾经是西安交大的校长。我当时想,中国大学很多,当过大学校长的人就更多了。所以也没觉得什么。

过去两年,当我读了关于爷爷的书和文集,我才逐步认识到,我爷爷是个了不起的人,是个伟大的人。他的一生,是忙碌的一生,也是奋斗的一生。他曾经翻译过很多作品。而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关于他的年谱。他长期身兼数职,按现在时髦的话来说,我爷爷绝对是“斜杠青年”。

读完关于爷爷的这些作品后,我爷爷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更深刻,也更伟大了。

校友会:在西安交大读书时,你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么?老师和同学们知道你的家世么,他们对待你有没有不同?

彭雪飞:16岁那年,我去西安读少年班预科,少年班的授课老师来宿舍看我,一个劲地说我长得很像爷爷。后来我在交大读本科,有一次去打饭的路上,一位扫地的老人对我说:我见过你的奶奶。我猜想,交大校园里有些人知道我的爷爷是彭校长。我倒没有感觉到他们对我有什么不同。

在交大读书时,当我成绩不好的时候,我其实压力挺大的。我在无线电技术专业的成绩并不好。我本科学业里的亮点是在辅修专业--工商管理,这让我稍有安慰。

彭雪飞与父亲彭城以及雕塑创作者在像前留念

校友会:目前您父亲和你们一起生活,父亲的家风是什么样的?你们现在怎么纪念爷爷?

彭雪飞:我父母的家风是勤俭节约,因为我爷爷当时就是这样,当时父亲读大学每逢暑假回到西安的家,爷爷才会在”两菜一汤”的惯例上另加一个菜。我爸经常提醒我,我爷爷是个很节制的人,连吃饭都从不多吃。相比之下,我的自制力太差。每年到了爷爷忌日,我爸都会提醒我们,我们家的书架上一直挂着爷爷的照片。

彭雪飞与父亲彭城,母亲陈平、妹妹彭雪春在彭校长雕塑前留念

校友会:彭校长他们那一代人,为了理想赴汤蹈火在所不辞,甚至不得不把亲生孩子送到老乡家里抚养五年,对此,您父亲心中会有怨恨么?

彭雪飞:我爷爷先后育有三子,我爸爸是唯一被找回来的儿子。对此,我爸从不提起。但是,我觉得,我爷爷后来费尽周折能把我爸找回来,对我们家来说,已经足够幸运。

校友会:您的爷爷、大外公陈士榘上将,您的父亲曾经都是非常坚强的战士,遇到困难绝不妥协。您觉得这是天生的,还是后天养成的?

彭雪飞:可能既有天生,也有后天培养。《彭康文集》的附录里有一个我爷爷的年谱。从他成年之后,几乎每年每月都有大事发生,也许是在翻译著作或者发表文章,也许是奔赴另一个地方去完成任务,也许是党组织有新的任命。

我大外公陈士榘上将也是,战争年月几乎每天都要打仗,都要战斗。新中国成立之后,他又奔赴沙漠指挥建造原子弹工程基地。

他们的一生真的是革命的一生,战斗的一生。时代塑造了他们,他们也成就了时代。

《彭康文集》收录了彭康的各类文稿和翻译著作

校友会:你爷爷的英雄事迹和晚年的遭遇,对你有什么启发么?

彭雪飞:我爷爷的事迹对我的启发是挺大的:

1、认准的事情,一定要去做。不管身处何种逆境,总要积极想尽一切办法。

2、珍惜时间,讲求效率,要把个人努力和国家发展联系在一起。

3、不要担心自己是少数,是异类。

我爷爷当年在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的时候,就属于极少数一部分引领思想潮流者。他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,这一点贯穿了他的一生,即使是被关进赫赫有名的上海提篮桥监狱之中,还通过狱卒购买马克思主义书籍,在狱中进行学习和传播,这是信仰的力量。

我爷爷晚年的遭遇对我的启发是:对个人来说,学会明哲保身,提防小人很重要。对国家来说,我很赞同美国建国者的做法,美国总统也可能会做坏事,得通过法律来约束。


海外留学与生活

校友会:彭校长出生和成长在战火纷争的年代,当初并没有条件接受良好的基础教育,但是他后来通过不懈的努力,成为了伟大的教育家。你认为,这其中最关键的因素是什么?

彭雪飞:我想去日本留学起到了关键作用。我去美国留过学。留学不单纯是学习知识,也是锻炼人的生存能力和管理生活的能力。

人要首先能够领导自己,才能领导别人,要锻炼自己克服困难把事情做成的能力。

校友会:你曾经来美国读了硕士,也在硅谷工作过,现在回想起来,那段留学经历带给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?

彭雪飞:最明显的当然是提升了英语能力。20年前,硅谷在中国IT人眼里,就是圣地麦加。这段经历不但让我大开眼界,也对我后来在中国IT行业从业帮助很大。我在中兴通讯工作时,常向管理层提供建议,以及我在个人博客(http://xuefeipeng.com)上分享的很多想法,很多都源自于美国留学和工作的经历。

校友会:你和你爷爷身上有什么共同点么?

彭雪飞:首先,我和我爷爷都喜欢尝试不同的事情,都属于“斜杠青年”。此外,我们都属于居安思危的人。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对生活掌控性更强一些。有时候,我在床上躺几分钟,脑海里就会有一个声音不断提醒我,我常常觉得压力还是挺大的。

我现在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早点儿了解我爷爷的故事,我想一定会对我的人生有更多的启发。现在想想,他所面临过的人生困境,比我们所面临的要困难得多。

校友会:你个人感觉国内目前的生活节奏如何,你自身会有所谓的中年危机感么?

彭雪飞:我的中年危机感很强,2014年离开英特尔中国,之后有一年多,找工作非常困难,为此掉了好多头发。之前自己一直闷头在IT行业做,并没有关注过其他行业,因此错失了一些好的创业机会,比如中小学课外辅导。

校友会:有什么经验可以给大家分享一下?

彭雪飞:如果说分享一些对抗职业生涯中的焦虑的tips,我想可能有几点:

1、不要给自己贴标签,不要人为束缚自己。

2、人随着寿命延长,一生能做多个行业或者多个职业。因此,在有全职工作的时候,就要开辟第二职业,甚至第三职业。第一职业可能在和你的本科专业相关,第二职业也许是在其他行业。不要等到失去工作的时候,才想起来去看其他行业。

3、勇于归零,同时善于利用自己的时间和技能。当你拿出归零的勇气进入一个新行业的时候,你会发现,你并不是一无所有。

4、不论你学什么专业,从事什么行业,要早点开始学习投资理财,创造被动收入。


彭家人对交大的期许

校友会:作为彭校长的孙子,您觉得他对交大最大的贡献或遗产是什么?

彭雪飞:交通大学,作为中国的顶尖大学,原本只有一个,在上海。彭校长把交通大学变成了两个--西安交通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,而且两个都成为了中国的顶尖大学。

作为西迁精神的灵魂人物,彭校长为中国共产党的精神谱系里增加了一种精神,也在交大的校史中平添了一份家国情怀。

校友会:交大应对彭校长及后人做些什么事?

彭雪飞:几十年前,彭校长领导了交大西迁。我的父母、我、还有我妹,我们都没有想到,交大西迁在今天产生了这么大的影响力。

2020年4月22日,习主席参观了交大西迁博物馆,并亲切会见了14位西迁老教授。习主席说,交大西迁对整个国家和民族来讲、对西部发展战略布局来讲,意义都十分重大。因此,彭校长留给他的后人的精神财富已经很多了。谢谢南加州校友会,我们没有什么要求。

校友会:您和您父亲对交大有些什么期许?

彭雪飞: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与国际和区域交通的更加便利,希望西安交大能引入和利用更多的资源--人流,物流,资金流,信息流等等,培养更多更好的毕业生。尤其是,希望西安交大下更大的功夫引进人才,一是师资,二是生源。好大学不能光有大楼,更要有大师。师资里要有大师,毕业生里也要出大师。

在我的构想里,不仅希望将来西安交通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能合为一校,而且连同台湾阳明新竹交大,西南交大,北京交大,五所交大能合为一校。

校友会:海外交大人能做些什么?

彭雪飞:2021年是交大建校125周年,也是彭校长诞辰120周年。据说,现在西安交大想为彭校长做两件事,一是在创新港新校区主干道上为彭校长立像,二是能拍一部彭校长的影视作品。希望能如愿完成。

海外交大人是五个交大的校友。中国现在既要经济发展,也要国家统一。如果海外交大人能为国家统一出把力,那么对交大的地位和声誉都是极大的提升。这是我现在的一个想法。


附录1:彭康校长生平简介(来自网络)

彭康(1901年8月26日-1968年3月28日),原名彭坚,笔名彭嘉生,江西萍乡人。中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、教育家、革命家。

早年留学日本,就读于京都帝国大学哲学系。1927年回国投身革命,1928年参加中国共产党。先后翻译恩格斯的《费尔巴哈论》、《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》和普列汉诺夫的《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问题》等经典哲学著作。

1952年起任交通大学校长、党委书记。1956年率领交通大学内迁西安,并担任西安交通大学校长、党委书记。掌校期间,交通大学经历了建国后的快速恢复和发展;为交通大学西迁和西安交通大学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历史贡献。

1968年3月,彭康遭受文化大革命迫害致死。直到粉碎“四人帮”以后,才得到平反昭雪。

为了纪念彭康校长为交大西迁做出的杰出贡献,2006年9月,西安交通大学成立了彭康书院;2001年,西安交大在花木扶疏的西花园举行了彭康校长铜像落成揭幕仪式;2018年,由贾箭鸣著的《彭康(一个人与一所大学的传奇)》正式出版。

附录2:彭雪飞为爷爷作诗:

《明志》

一代传奇已逝去,

先辈功业谈何易。

强爷胜祖非常事,

自己还需更努力。

彭康校长是”交通大学“最后一届校长,也是西迁后的”西安交大“首任校长。他一直是交大人敬仰而缅怀的老校长,但对他的后人知者甚少。

上世纪50年代,彭康校长亲自挂帅,带领交通大学的大部分教授与学生,舍弃上海的优越条件,从黄浦江畔来到渭水之滨,谱写了中国高等教育史上的一次伟大西迁,创造了独特的“西迁精神”,成就了交通大学在西部扎根开花。彭家三代人与交大的70年不解之缘,是交大人的光荣与梦想所托。

2020年底,我有幸获悉彭雪飞是彭校长之孙,也是西安交大校友,他父亲彭城先生是上海交大校友,由此对彭校长一家三代交大人产生了由衷的敬佩!

2021年是彭校长120周年诞辰,恰逢也是交大建校125周年,”饮水思源”的交大精神,使我产生了釆访彭校长后人的强烈愿望,并想以此缅怀和纪念尊敬的彭校长,也想作为向交通大学125周年校庆的献礼。

“落其实者思其树,饮其流者怀其源”。饮水思源,既是交大对我们谆谆教导,也是我们背负一身的行囊。在这个被疫情阻隔无法重聚的日子里,这次对彭校长后代的采访尤显意义非凡。天地交而万物通。我所在的交通大学南加州校友会,是由钱学森与另外两位前辈胡声求,熊大纪于1943年共同创立的。这篇釆访由本会发起甚是荣幸,期待能引起美洲各地及两岸三地的交大校友会广泛关注和转载,以此向彭校长的后代表达每一位交大人的敬意,也希望借此报道与海内外的交大人一同感恩母校,回忆过往的美好时光。

交大南加州校友会会长:西安交大张鸣

采访|张鸣、颜利平、李学

撰写、编辑|李学